【小说】《坚持》——第五十三章

点击数:4700 | 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2014-7-4 8:11:27
作者:余庆萍

  山脚下那一间间的青砖瓦房并没有连成一大片。每间房屋的门又差不多都对着一条简陋的交通线,加上这地方同九江交界,又是白泥的出产地。白泥是专供景德镇制造陶瓷类产品的原材料。

 

  印楠从搬运队调到这地方至少也超过了十年;作为一名干部,相关组织部门把他调到这瓷土矿子弟学校担任校长职务,不只是他是一名名副其实的中共党员。在没调过来之前,辛子县里原来的男女老少差不多都晓得,印楠平时的特点是吹拉弹唱,近乎于样样都精通,甚至连织毛线都是一把好手,以至于连女人都比不上他的灵巧。特别是唱起地方上叫作《十八摸》的小曲来,叫陆陆续续围上来看热闹的人痴迷到不想走开去。但像他这样精灵透顶的人也有叫人家想不通的地方,甚至还没有人敢当面说他是个龌龊人,而且都晓得他的亲妹子嫁人嫁了两回,就因为吃了不晓得做一点事情,人家到最后起得不要了,他无奈地去把她接回来就成了一个负担。她身边有爷娘在,对自己的妹子打不得又骂不得。

 

  就一天天混起日子过时,有一回在码头上跟其他人一样,看见一个身穿一身国名党军装的人坐着船随后走上岸来,恓惶的眼睛同时东看来西望去,就估计他不是来投亲的,也没见过他这样的人,而且从样子上看,除了没有军衔标志,至少也饿了一天的肚子,否则整个人不至于那样难看。其他在码头上的人徛的徛着蹲的蹲,以及吸着旱烟的、提着绳子在一边聊天的都是在太阳底下守着货船上岸来。他这时不守货了,而是一步一步走了上去,跟那个穿军装的人攀谈起来。

 

  “是从四川过来的。”穿军装的人一边回答着,眼睛依然东看西看,叫人感觉他怎么都掩饰不住惊恐不安;更要命的是他听不懂当地方言,就一直是反复回答:“从四川来的。”

 

  在码头上替南来北往的货主搬运货物,价钱上自然少不了讨价还价;时间一长,货主来自南方还是来自北方,以及是不是来自中原一带的,印楠一听口音就晓得;穿军装人操一口地地道道的四川话,他油然也听懂一点;他把握不住跟前这个穿军装的人是不是心不在焉,就几乎有些发起急来,并‘‘哎’’地一声连带扯一下他的袖子,做起吃饭的手势要他跟他走。穿军装的人跟上歪仰起头,差不多一下恍悟了,并不止半信半疑地跟着上坡下坡走上好长一段路。一路上两个人似笑非笑地吃力交谈着,’’ 那个是我妹子,刚从乡下回来……还没两天。’’ 印楠指一指屋外头在一把矮小的竹椅上坐着晒太阳的女仔,最后没告诉他就他妹子送给人家当童养媳,被人家退了回来。穿军装的人这时点点头应酬,实在是想听清他说的是什么,就一在感觉时,又一边注意那女仔,一边跟着进屋,没去想那女仔在笑起脸叫一声“哥哥”时,他像是不去理睬的。

 

  茅草盖的土砖房分了三间,一间是他妈同妹子共住,他自己住的另外一间又可以当堂屋用,再就是一间灶房了,还有些昏昏暗暗;一口大水缸有一半埋进了土里,排在灶台一边,剩下的空隙同屋外头一样堆满了烧的柴草。他把穿军装的人带进他自己房里时,不管他是徛还是坐,转身就到灶房里去拿来了两个红薯;穿军装的人伸上随即发起抖来的两只手,就像要一把抢过来那样接住后,连带皮一下塞进嘴里一口接一口吃起来;感觉浑身在发热了,又一下哽出了眼泪来,老半天缓不上劲。印楠赶紧拿起扣在水壶上的一只小碗,随手倒出一碗冰冷的开水端上去要他一口气呷掉。他妹子这时候也走出去了。

 

  “妈——妈——”穿军装的人同印楠一样听到了。”我们屋里来了一个人,是哥——哥带来咯!”

 

  “晓得了晓得了,——除了会叫冤,你晓得做甚噢!”印楠妈一手拎着一篮菜,一手提着一把带泥的菜刀;就管自己一脚蹿进屋,再接上就一下慌了手脚,觉得这下是要大祸临头了,魂一落就连刀也拿不住了,“咣啷”一声同“窸窣”一声,一篮菜连刀一同落了地。她快要哭出来了说:”你你你……你是?——”同时看着穿军装的人在对她笑着脸,两只脚骨再接上一软,更加要徛不稳了。不要说在辛子县,她联想到在甚它地方所看到的,当兵在街上专门对老百姓打砸抢。

 

  “老娘您别骇怕,——我穿着这身衣服从连里逃出来的。”

 

  “你一下吓成了这——样是?——”

 

  三个人差不多在同时说;一个跟着妈进屋时,看到妈骇怕就也跟着骇怕,同时伸上一手指着间就躲在妈身后,一个听到响声就从灶房里赶出来,并一眼看到妈被吓得没有了人样,就似乎明白了。

 

  “我是从码头上把他拉来噶哎,是拉来做我噶哎——”印楠瞪起眼又点着头说。

 

  “你要死——啊,拉一个当兵的来?”印楠妈随后缓缓地放松下全身心,似乎又陡然有些怕当兵的在这下会听懂,就低头弯下身子捡起刀,另一手把落出的菜捡回篮里拎起来。

 

  印楠看一眼当兵的,再看一眼直着眼睛没反应的妹子,嘴就对着直起身的妈说:”我要是不啦他来,还会有哪个肯要我妹子,——会有哪个哩!你生了一个这么好的女——唻!”

 

  做崽的这句话把她给刺痛了。她看一看自已的女仔,半天吭不了声;无奈地想了一晌之后,她就问:“是哪里咯,人家会肯啊?”

 

  “听口音是四川噶 ,等下……我跟他说说看,——白得一个老婆,就是孬咯也会要。”他眼睛望住当兵的,继续跟自己妈说:“要是肯唻,就让他先我住一起;要是不肯唻,那就没甚好说咯,叫他死远些!”

 

 

   待续中……


  温馨提示:如果您要获取更详细的相关信息,注册会员,我们将会给你实时的相关信息。

  *本文来自中华残疾人网,转载请注明!*


 

 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  
  • 暂时还没有人发表评论。

网站动态

残疾人相大会演讲稿

残疾人相亲大会演讲稿 尊敬的先生们、女士们,大家上午好。今天,我们在这美丽的赣江之畔,滨江宾馆,隆重地为我们的残疾朋友们,举办一次喜庆的相亲活动。本次活动由南昌市残疾

更多>>2016-07-29